我听 Beyond:天意弄人的再见

开场的《永远等待》则更显当时 Beyond 音乐的气势和张力,Hard Rock 与 Art Rock 娴熟的转换,在收放自如间根本不会让人想到,当时的他们还是一支之前从来没有录音经验的地下乐队,而最后黄家驹反复演唱的“永远的等待”,不仅自然将整曲接入高潮,而且在呼题的表达中、在看似“草率”的淡出收尾中,意外地带出一种意犹未尽的回味。在两年后发行的专辑《现代舞台》中用作主打的《旧日的足迹》,同样是这张专辑的一个亮点,曲首那一段凄美的电钢琴,不仅为当时在节奏上还比较生猛的 Beyond 添上了一种华丽的柔情,亦很好的衬托出 Beyond 在冲破地下情结表达后,对于人生、家乡的一种豁达,这不仅是当时香港音乐文化中比较少见的,更是同期崇尚 Metal 和 Hard Rock 或是 Electronica 形式与感官刺激的香港地下音乐圈中比较出格的。在专辑六首粤语作品中,对于当时的 Beyond 最具现实意义的当然还是标题曲《再见理想》,如果说两首《Dead Romance》更多的体现的是 Beyond 在玩音乐时心无旁骛、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然的话,那么《再见理想》则真的是每一个摇滚青年都经历过的一种挣扎心境的再现,一种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冲突体现。由于当时的 Beyond 在前途不明朗的情况下,曾有过解散乐队投入现世的打算,因此这首类似告别曲的作品,也就因为这种别样的刺激,显得更有痛楚感,并赚足了很多理想青年的共鸣分。虽然日后这首作品成了 Beyond 每次演唱会的必杀 K 歌,但在一种类似于忆苦思甜氛围中徐徐道来的演绎,终究还是没有这种在危机感下逼出来的效果来得真实。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再见理想》这张 Demo 专辑的发行,一则让人感受到家驹独特的音乐天赋,二则说明 Beyond 其实是一支具有相当功底和表现力的优秀摇滚乐队,三就是非常明确的用事实反驳了香港无摇滚乐的悖论。

再见 我听 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