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谁的黄金时代

从校大道回宿舍的路上看见一个女生对另一个女生说,看我新买的专辑,我特别喜欢这张《少年往事》,今天终于买了送给自己……路灯下专辑上那张专辑上彭坦的依旧明媚的笑容显得有些泛黄,像是从抽屉里面翻出来的老旧日记本里面夹着的照片一样。我甚至偷偷看了一眼那个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的那个姑娘,她低着头爱不释手地欣赏着手上的艺术品,刘海遮住了她的脸。但我依稀还能看见她真挚而清澈的眼神,看见钠光灯里模糊的少年的身影。

彭坦还在达达乐队的时候,我只听过他们的一首歌,叫《南方》。那个时候我还在山清水秀的西张店村上初中,没有互联网,没有MP3,没有DVD,没有关于达达的一切,我就从一只便携式的收音机里面听到了那首歌。我努力从那些“刺啦刺啦”的电波声里听清那些模糊的句子,廉价的收音机总是不能稳定的接收到那个频率信号,我急得只能把耳塞再死命往耳朵里面塞声音才大一点……

后来我再听收音机,再也没听到过这首歌。我心想这个电台节目要是像那些卖治肾亏药的电台节目一样每天重播,该有多好。

天知道《黄金时代》是一个多么灿烂的名字。只不过当我完整听到这张唱片的时候,已经没有达达,只有彭坦。我错过了去哀伤的机会,只剩下整理心情去好好用心体会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他们的歌曲就是这样,一首首缓缓而来,然后一首首变奏,让我在一个个不明就里的故事里感动。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站在海边,音浪随着他们的节奏变成了一波接一波的海浪涌向我,拍打我的大腿,淹没我的胸膛,冲刷着我的脸庞;有时候我又会觉得自己站在太阳下,悠扬的吉他,轻缓的鼓点和他们的声音从空气里飘来,穿透你的耳膜,我抬头看太阳,眼睛的疼痛会被融化掉。

我走在达达乐队出发的城市街道上,吃着从1999年到现在还没变的热干面和面窝。想起收音机里面达达乐队唱:“我曾经……难得……听着……让我想起了……我的快乐,我的朋友,我的故事。多少年后,我迁徙何处,会在偶然想起你吗?

每一个长不大的少年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彭坦,每一个正在老去的年轻人都热爱着达达。

在最为巅峰的时刻遭解散,最好的时代成为了最为痛心的缅怀。

人们总是热爱已经成为回忆的逝者,热衷去神话那些绝唱是有些道理的:活着的人常常让人失望 。也成不了科特.科本,或者吉姆.莫里森,吉姆亨德里克斯之类的之类的绝唱。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达达乐队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写进属于一同奋斗的《黄金时代》,每当我们听到,就会想起。这也算是永恒。

每次听这张专辑,我就想到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不管这两者之间有没有某种不溢言表的契机,我还是想起了王小波书中的那段话: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
歌词:
收音机之恋-达达乐队
总在寻觅中把她忘记
那段旋律遥远不再清晰
今天的你更加忙碌
难以平静回忆
她就这样悄悄
从你的世界溜走无影迹
那段旋律慢慢变得遥远不再清晰
她悄悄从你的世界消失无影迹
曾经在每个片段里游弋
那些梦象镜子照亮自己
今天的你更加从容
就象从前她离开你
她会结束这场游戏
不再等待什么奇迹
那段旋律慢慢变得遥远不再清晰
她悄悄从你的世界消失无影迹
那些闪烁的梦象镜子照亮自己
她会从容结束这场游戏不再等待奇迹
这是 谁的 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