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李泰祥:你在暮色浓妆时唱晚,寻着梦中的橄

我已迷失了大道太久。一颗曾是巨人的心灵,因为长久供奉在庙宇宏伟的殿堂中而蒙上了尘垢,阳光已无法照射到我心中的屋宇内。长久以来,隅居在阴暗扉湿之中,竟成为我沉醉之梦乡。在黑夜里,独自向前行,我更渴望光明来到。”
——李泰祥日记 1981年
生活一如往常,打开各网站扫描头条,各屏第一行“台湾音乐人李泰祥逝世 曾创作《橄榄树》”,赫然……
李泰祥,台湾音乐大师,1981年获第1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原作音乐奖。1988年罹患帕金森综合症,此前已创作《橄榄树》、《告别》等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记忆中他的目光可亲、表情柔和,留着一圈小胡子,干净整洁。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熟悉的调调还不断在回响,齐豫空灵清渺的歌声在每一个回乡的脚步下,伴着归乡的路,而寄出这份情怀的人,已回到他的“原乡”。
在80年代初,齐豫、许景淳、黄琼琼、叶倩文、唐小诗、潘越云、钱怀琪……这些值得大书特书的的女弟子们,与李泰祥一道,写下台湾民歌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这也仅仅是他音乐生涯中的一点小光亮,当他把中西乐器结合,在一首一首乐曲里绽放音乐才华时,没有人愿意去故意记得谁曾经唱过他写的歌。
1977年,李泰祥在新格唱片出版专辑《乡土》,收录了10首大陆民歌和6首台湾民谣改编的乐曲,《绣荷包》、《虹彩妹妹》、《青春舞曲》、《天黑黑》、《康宝情歌》、《马车夫之恋》……这些乐曲在那还没有解严的岁月里,串起大陆和台湾共同的乡音。
1980年,在《美丽与哀愁》专辑里,李泰祥与荷兰阿姆斯特丹乐团合作。在完全没有人声的纯音乐世界里,一段关于独自跋涉的历史重新张开了他的眸子。在这个柔性的时空里,已分不清哪里是东方,哪段又是西方。有人说,也许他是将流行与古典结合最成功的人。《橄榄树》提琴声的如歌如泣、《影子》的婉转复回、《浮云歌》里的蓝天白云、《一条大河》里的大气如诉,都让人见识到音乐大师对音乐高度的敏感与品鉴。
1985年,他一人完成所有作曲、编曲部分,推出专辑《错误》,用小、中、大低提琴、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吉他、钢琴、琵琶及笛、巴乌和箫,创作出《牧羊女》、《边界酒店》、《天窗》、《雨丝》,李泰祥弹着琴唱起了郑愁予的诗句,低吟长歌间:“天地人、你我他混沌为晴空阴雨,也无所谓时空交错——顺流而下,逆流而上……放歌千万里!”,把郑愁予诗作浓厚的中国韵味与中西乐器揉合在一起,仍不改愁乡断续。
1994年,专辑《李泰祥和他的女弟子》里,李泰祥率齐豫,许景淳,潘越云,叶倩文,黄琼琼,唐晓诗,钱怀琪7位女弟子,推出22首唯美艺术歌曲,上演了一出唯美浪漫人生剧集,用天使之声来荡涤心灵。齐豫《你是我所有的回忆》、《有一个人》、《他的眸子》,许景淳《轮回》、《酒与岁月》、叶倩文《一根火柴》、黄琼琼《铜铃花》、潘越云《你的小手是暖暖的爱意》……
关于爱情,关于青春,关于岁月与人生……他的音乐不止这些,却已不能再书写什么。
当音乐一点一点敲下重锤,当她们的声音穿透云雨,穿越时代的光线从遥远的远方来到二十年后的今天,依稀仿佛看到,一个瘦削、满腹激情的年轻音乐人,正一手拉弦,一手拨琴,一手抚诗,一手揽歌,在一次又一次暮色浓妆时唱晚,在一个又一个晨昏黎明时醒笛,……
是文以祭之!
你在 橄榄树 浓妆